第七百二十一章 火域大秘(1 / 2)

火域,自古长存,来历神秘,记载有很多,但大多不可考证,也无法归于史实,因为都太过于荒诞,最终只能作为一系列传说,流于世间。

这其中,有两本古老典籍中的记载最为引人注目,遐思无尽。

第一本古籍有言,火域的最深处,曾烧死活过一位仙人,有仙陨落;而另一本古籍则有记,荒塔曾现身火域最深处,浮沉千年。

另有记载,火域中,不仅仅只有九种火焰,而是还要多出一种,无根无源,最为恐怖,古往今来,出现的次数屈指可数。

七十年前,火域惊变,因万龙铃与仙泪绿金瓶发生极道对峙,这最为神秘的第十重火焰首次现身世间。

这一变故,直接改变了火域的布局,不再分为九重不同的区域,而是被唯一的仙火淹没,彻底化作一片生机绝灭之地,无法踏足。

“嗡嗡……”

叶囡上空,大道宝瓶显化出来,吞吐乌光,混沌流淌,形成一个屏障,将她庇护在其中,万法不侵。

此时的火域,纵使是一尊大圣来了,也无法轻易踏入其中,会被灼伤本源。

七十余年过去,此地的仙火变得愈发汹涌与炽烈,热浪如潮,波动起伏,轻易便焚穿了虚空。

不过,对叶囡而言,她曾炼化过仙火,也掌握有与仙火同源的飞仙力,并不在此列,哪怕直接暴露在仙火之中,也无大碍,行动自如。

她之所以运转吞天魔功,并非是因为什么外部的原因,而是源于自己的内部。

是的,在来到火域之畔的第一时间,叶囡便敏锐地捕捉到,蕴于体内魔胎中的那些诡异气息,出现了某种异样的波动,似是有生命一般,在忌惮什么!

而在那一瞬间,遍布整个火域的仙火,也如海面上吹起的一阵微风,泛起了丝丝波澜,被扰动了。

叶囡眸光闪动,径直步入无尽仙火之中,而后接引魔胎,试图从中勾出一丝诡异的法则。

“轰!”

只一刹那,整个火域的仙火全部沸腾,而位于最深处的那株仙树哗啦啦摇动,似是洒落了无数的落叶。

但若仔细看去,那竟是一只只精致的小仙凰,吞吐可怖的火光,要朝这个位置飞来。

好在,这种诡异的法则很少,只是一瞬间便蒸发在了仙火当中,但叶囡却注意到,那部分的仙火却消耗了很大一部分,出现了一个暂时的虚空,不过很快便被周围的仙火填补了上去。

由于失去了目标,那些落下的小仙凰左瞧右看,活灵活现,竟真如仙灵一般,全部飞回了树梢,跳来跳去。

叶囡不再继续验证,因为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。

火域的仙火,可克诡异!

她不动声色,继续深入了一段距离,那株参天的巨树已然出现在了视野当中,不再遥远。

叶囡抬手一翻,一团奇异的火焰出现,像是一朵仙葩,其中有一个绝色的女子,裙衣如火,怒而盛放,此时正紧闭着双目,如花蕊一般,蜷缩在仙葩正中。

那女子,与火焚仙容貌完全一致,而这团奇异的火焰,也正是叶囡将火焚仙炼化之后得到的东西,可以说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。

火焚仙,是一尊从仙火中诞生的圣灵,与叶囡昔日在火域深处看到的神秘皇道存在有关,恐怕正是火魔岭的第六代火灵,位列火云烈之后。

在炼化火焚仙本源的过程中,叶囡能够清楚地感受到,火焚仙的本源并不正常。

她更像是无数团仙火,被某种力量强行聚合在了一起,通过逆天的手段后天演化,才成为了一个生命体。

换言之,火焚仙并非是真正意义上天生地养的圣灵,而是被人为造就出来的!

而将那些属于仙火的法则单独炼化吸收之后,叶囡便得到了这样一团奇异的火焰,并且,与其说是火焰,倒不如说它是一种皇道法则,是火焚仙之所以拥有生命的关键所在。

不难猜测,这必然是那尊出现在火域深处的皇道存在的手笔,而那位皇道存在,或许便是火魔岭真正的始祖,存世至今,不曾坐化。

火灵,是圣灵的一种存在形式,是火属性的圣灵,所以叶囡并未贸然将这团皇道法则进一步炼化。

因为她能够隐约察觉到,火焚仙的出现,或许同样代表了圣灵一脉某个不为人知的惊天大秘,而这团奇异的火焰,有着很大的问题。

叶囡静心凝神,就地盘坐下来,任这团奇异的火焰浮沉在自己的面前,以大圣境界的修为开始推演。

异火浮沉,仙火滔滔,二者交相辉映,并不排斥,而是相互交融,似是本为一体。

到达大圣境界,叶囡对道的理解已然鞭辟入里,心神流转间,很快便得到了一个答案。

这团异火,与仙火有关,像是一个契机,就如同是一把钥匙,可以以它为基础,控制整个火域的仙火!

更确切地说,若是火焚仙不死,那仙火与她将不分彼此,成为她身体的一部分,任她操控,进而焚尽世间万物,无可匹敌。

不过,若是仅限于此,叶囡或许还不会觉得有什么,毕竟自己可以操控飞仙力,这也或许只是一位至尊探索仙道力量的一种尝试。

但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