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章 元辰元吮的对策(1 / 3)

这一众分会的管理者,现在已达成目的,也就不再掩饰自己的真实情绪。

会议室内的气氛随之改变,从之前的激愤转为了一种极为轻松的状态。

“早就应该这样做了!”

云清道人冷笑一声,眼神中带着一丝嘲讽。

“那三位太上长老,哦,现在是两位,他们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,自以为掌控着总堂的一切。

其实他们真正能够掌控的,也只有执法堂和任务堂而已。而现在,这两个堂口已经被他们搞得七零八落,十不存一。”

恒玄脸上也是堆满了讨好笑容,接着对病道人说道:

“师兄,你这招釜底抽薪真是高明,我真是迫不及待想看到那两个太上长老脸上的表情了。”

其他分会之人也纷纷附和,他们的声音中满是迎合。会议室内的气氛变得轻松起来,显然病道人这次的决定,得到了所有人的支持。

由此可见这几位太上长老,这些年来都没少压迫

病道人目光扫过这些师弟们,他们对变脸的技巧驾轻就熟,简直比翻书还快。

自疯道人起,他们这整个师门的人,似乎都带有一种玩世不恭的气质,对变脸的技艺无不精通。

“好了,都去准备吧。”

病道人最终开口,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倦意。

“我会将此事通报给元昊师叔祖,毕竟在这件事上,他还是倾向于我们这边的。”

随着众人纷纷离去,病道人独自留在室中,沉思片刻后,也将自己的计划传达给了元昊。

元昊接到消息后,只是轻声叹息,随即宣布进入闭关状态,彻底切断与外界的联系,显然是不愿再卷入宗门的纷争之中。

病道人的行动极为迅速而高效,不久之后,暗杀堂总堂内的弟子开始纷纷离宗,他们的离去最初并未引起太多注意。

元辰和元吮甚至感到兴奋,误以为这是他们计划的成功。因为两个堂口内的多有分会之人,全都辞去了职务,离开了宗门。

然而,随着时间的推移,离开的弟子数量持续增加,两大太上长老的派系开始感到事情不对劲。

这些离去的弟子全都是一去不回,他们的去向不明,与总堂的联系也完全中断。

这种异常的情况,终于让元辰和元吮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。

他们原本以为病道人已经向他们屈服,但现在看来,事情远比他们想象的复杂。

暗杀堂的总堂此刻已变得空荡荡的,许多在外面执行任务的弟子,也已与总堂断了联系。

信息堂、执法堂、任务堂、资源堂等重要部门纷纷上报人员短缺,总堂的日常运作已陷入瘫痪。

元辰与元吮,这两位太上长老过去大多数时间都是依赖于元昊,来处理宗门的俗务,他们自己很少真正插手管理。

他们一直处于高高在上的位置,只是偶尔下达一些命令。

然而,现在元昊已经闭关,无法被打扰,大部分长老也纷纷离宗而去,只剩下他们自己的派系的一些人,还留守总堂。

这些人都唯元辰与元吮的徒子徒孙,当然会以他们马首是瞻。

在这样严峻的情况下,元辰与元吮不得不开始正视这个,他们从未真正关心过的宗门,努力寻找解决之道。

元吮一脸愁容地向下首的祁钰问道:

“祁钰,为何那些弟子突然间全部消失了呢?他们不接取任务,又如何获取修行资源?”

“师祖,我查询了一下,发现离开的都是分会和宗主一脉的人。近年来,我们一直在努力渗透各个部门。

但最终只有执法堂和任务堂,被我们完全掌控。其他堂口虽然也有一些实权之人,但几乎都是副职。”

祁钰抬头看了一眼元吮的脸色,继续说道:

“这次我们将大部分有实力的弟子都派往了星辰域,但最后回来的人只有三分之一。

这导致执法堂和任务堂缺少了很多弟子。那些分会的人原本是为了弥补我们在实力上的损失,可是现在他们却纷纷离开了。”

祁钰话说到这里,声音逐渐低沉,直至沉默。他的目光小心翼翼地投向元吮,只见对方的脸色如同暴风雨前的天空,乌云密布。

他深知,此刻的元吮正处在爆发的边缘,他可不想在这节骨眼上触霉头。

“为何突然缄口不言?你是不是想说,我们当初的策略有误,不应针对那些弟子?”

元吮的声音如同雷霆,目光锐利如刀,直指祁钰。

“在我们商讨计划之时,你为何不提出异议?现在才来说这些,有何益处!”

元吮的怒火如同火山爆发,他猛地站起身来,对着祁钰就是一顿怒吼,那声音之大,仿佛要将整个空间都震碎。

祁钰被这突如其来的怒气震慑得不敢作声,只能低头忍受着师祖的雷霆之怒。

“好了,师弟,祁钰并无过错,毕竟当初我们共同推测,认为病道人企图篡夺两堂之权,如今看来,是我们判断失误。”

元辰望向祁钰,适时地打断了元吮的愤怒咆哮。

他们目前所能依靠的帮手已经捉襟见肘,若是再将祁钰推向对立,那么他们